贵州红贵州红

三人坟

382 次查看 | 2 个赞

景区介绍

  三人坟

  三人坟位于修文县谷堡乡哨上村的蜈蚣坡山腰,距县城12公里,奢香夫人所开龙场驿至六广驿的古驿道从坟旁经过,坟为块石合砌的墓冢,封土高1.6米,直径3米。蜈蚣坡巍峨雄奇,陡峭险峻,古树盘垣,荆棘丛生,王阳明曾在此有感而吟出了“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游子怀乡兮莫知西东。莫知西东兮维天则同,异域殊方兮环海之中”的名句。

  明正德四年(1509)秋天,一吏目带其子和仆人,自京城来准备去南边上任。行至龙场(今修文县城),因天不停地下着细雨,加上已到黄昏时候,便投宿在龙场苗民家里。第二天早上,王阳明准备去向他打听一下京城的近况,不料3人已经离开宿地往前走了。

  由于3人因长途跋涉,顶风霜,冒雨露,又饥又渴又劳累,加上筋骨疲惫,又被瘴疬侵袭,中午行至蜈蚣坡时,吏目死于坡下,当天傍晚和第二天上午,其子和仆人又先后死在蜈蚣坡。王阳明听说后,想到三具暴露的尸体无人收殓,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便带领两个童子拿着畚箕和铁锸,亲自到蜈蚣坡将三具尸体掩埋,并作《瘗旅文》祭奠。文中对客死路旁的主仆3人表示深切的同情,也流露出对自己命运的无限感伤。然王阳明认为,为人应该大义凛然,无私无畏,人生不应为升官发财去忙碌奔逐,为财丧身,不论面对任何艰难险阻,都不应该忧心忡忡,垂头丧气,要力争自立自全。《瘗旅文》文辞凄戚,哀惋动情,情凄意切,催人泪下。文章朴实深刻,脍炙人口,感人至深,前人已将其作为古代散文名篇收入《古文观止》,并与唐代李华的《吊古战场文》和韩愈的《祭十二郎文》合称为祭文“三绝”而广为传诵。

  清乾隆八年(1743),山东通判孙谔因办理公事到修文,与修文知县王肯谷一道到蜈蚣坡寻找三人墓。因年久无人管理,坟被荒草湮没,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瘗旅文》中所讲的三人坟在哪里,最后找到一位70多岁的老人,才带他们找到三人坟。只见坟墓及四周被荒荆蔓草覆盖,几乎不能辨别,不免感到悲伤,于是捐资修筑坟墓,并于乾隆十年(1745)春季赋诗撰文刻碑立于坟头,碑文云:

  癸亥秋,因公同王明府过蜈蚣坡,询三人墓,里人无知者。有老生,年七十,扶杖拔藤,导引而至墓前,则荒烟蔓草,几莫能辨。余凭吊久之,不胜怆然。因与明府共谋,捐金筑墓立碣,并口占一律,使后之吊者得有所据。三人有知,当吟吾诗于青枫落日间也。

  东鲁

  孙谔

  主仆扶男来瘴地,可怜同日葬幽云。

  史书已失三人姓,驿路犹存一尺坟。

  魂叫青枫天欲暮,骨缠白草昼常曛。

  蜈蚣坡下伤无限,痛哭当年瘗旅文。

  余幼时读文成集至瘗旅一篇,其一种至诚侧怛之意洋溢于卷轴间,真千古不可研磨之文也。而吏目遂藉以不泯,其子与仆俱籍以不泯。嗟乎!彼三人者,亦云幸矣。庚申春,余选授修邑,修即古龙场驿文成谪居旧地也。抵任后,即询访何陋轩、君子亭、玩易窝,皆不可复识,惟龙冈书院遗址尚存,惜已鞠为茂草。余请诸各宪重建并扩新之。距县城廿余里蜈蚣坡下旅坟三塍,即瘗旅故处。蛮童猓女,往往樵牧其间,岁久渐平。屡欲往视未果。适署别驾 水孙公因公至修,偕余俱道经墓侧凭吊,不胜感慨。因命居民封其墓,周围各留空地丈许,不得侵占,更必勒石垂久。孙解囊捐金,欣然对余曰:“必如是,庶可使遗泽不致久而遂湮,且将与阳明书院不朽矣。”

  落款为修文令醴泉王肯谷谨跋并书。后县人又把《瘗旅文》刻成石碑,立于坟侧驿道上,供过往客人凭瞻,因碑位于蜈蚣坡两山之间,碑又高又大,当地人叫做“大碑垭口”,沿袭至今。

  三人坟墓碑在民国年间被毁,《瘗旅文》碑在“0”中作为“四旧”被造反派砸坏,坟墓因年久失修坍塌。1985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将三人坟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修文县文物管理所筹集资金培修了坟茔,搜集残碑和残碑拓片,反复核对文字,按核准的碑文和书体恢复了王肯谷撰书的墓碑,又请贵州文史专家陈福桐手书《瘗旅文》,重刻大碑竖于坟后垭口处。三人坟因为《瘗旅文》而闻名,国内外的王学研究者赴修文后多到三人坟凭吊。三人坟附近有风景点天生桥,且去天生桥又须从三人坟经过,王阳明也曾到过天生桥,写有《过天生桥》诗。故天生桥和三人坟两处阳明遗迹,是研究王学和寻访阳明遗迹不可遗漏的去处。

三人坟文章资讯 查看更多

周边热门景区

用户评论 (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