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贵州:一条路,几辈人的期盼!绝壁公路畅通!

要致富
先修路
这条路的修成
彻底打破了
他们与世隔绝的局面!

每年春运都是一场大迁徙,不管路途多远,都挡不住游子归乡的脚步。

贵州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地处黔渝交界的武陵山区深处。即便如今,从省会贵阳到县城,车子全程高速仍需要4个多小时。而从县城再到忠信镇石笋村,又要花1个小时左右。

石笋村有4个分布在芙蓉江峡谷地带的村民组,与村部所在地有约500米的垂直落差。今年春节,对生活在这里的40多户村民来说,最大的变化是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了。

2019年5月30日,一条全长5.623公里、宽4.5米的公路正式建成通车,彻底打破了这里与世隔绝的局面。

记者日前驱车体验了这条新开挖的公路。只见挂在陡峭崖壁上的“天路”,如斧劈刀削一般。中途在险要的地方停留,俯瞰崖底,滚落的岩石土块仍然可见,令人双腿发颤。

谈起修路的艰辛,石笋村村主任费建刚说,公路从2017年9月开始动工,历时近2年。当时挖掘机现场作业十分艰难,两三天才能掘进一米,既要担心上方滚石,又怕脚下石块松动。“师傅个个手掌心都是汗水,”“找货车拉点材料,司机说给他一万块也不来。”费建刚笑着说。

坡陡弯急,但不时还有托着行李物品的汽车、摩托车从这里驶过。如今路通了,过去翻山越岭去镇上赶场也不用了。“买点化肥、种子、盐巴,车子都是直接送上门来。”村民杨世进说,今年办年货也是这个途径。

“苦了几辈人,修路盼了几十年!”杨世进说,整个片区原本住着上百户人家,年轻一些、家里条件好一些的,待不住就搬走了,但上了年纪、条件差一点的都留下来了,起码种苞谷、红苕、洋芋,填饱肚子没问题。

“没搬的,基本上也只有老人在家。”忠信镇党政办主任程松说,年轻人都外出务工,要么带上孩子,要么在镇上租房,请人带娃娃,只有过年才回来。当时政府考虑到搬迁的成本和难度,最终决定还是修路。

“全县海拔最高和最低的地方都在我们镇上。”程松说,由于山高坡陡、沟壑纵横,当地交通环境恶劣,基础设施建设难度大、成本高。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推进,最终打赢了这场改善基础设施的硬仗。

据统计,该乡镇自2014年以来,在“小康路”上五年共投入资金1.8亿元,全面实施通村路、通组路、产业建设,总里程达284.9公里,为脱贫攻坚提供了有力支撑。

“那就是小路。”正在忙活的村民杨光来放下扁担,用手指着悬崖上的一处垭口告诉记者,从前去一趟镇上,有一条用镰刀砍出来的羊肠小道,手脚并用一直攀爬,要3个小时。

汽车行驶在贵州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忠信镇石笋村的绝壁通组公路上

68岁的他,心中曾有一件耿耿于怀的事儿。在外打工的儿子第一次带外地媳妇回家,就是从这条小路上回来的。“来了一回就不愿来了。”杨光来说,今年公路修好了,他们都回来过年,一家人真正团聚。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