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央视调查套路贷利益链:借1500元两个月还50多万

“曾经的我是一个多心大、多阳光、多快乐的人呢,就因为这两个月的时间,我希望能用我的死,来整治一下网贷”。

今年7月,艺名叫“爆头-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这段话,然后跳楼自杀了。

深陷“套路贷”无法上岸,“网红”被逼跳楼

今年7月,艺名叫“爆头-花姐”的王女士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视频,然后她就从录制视频的大楼上跳下自杀了,网络上她有近三万名粉丝,而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就是深陷“套路贷”。她在最后的留言中写道:人这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一个小小的看似随意的决定,会让你深深进入套路,越陷越深,到名声受损、朋友失信,每天不敢上班躲在屋里以贷还贷,最后上不了岸,两个月的时间,几千变成几十万,人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请大家记住我阳光快乐的样子,珍爱生命、远离套路贷,我这辈子没干过一样像样的事,希望我能挽救跟我一样的人。

受害人王女士: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大的贡献,我就想到最后了,我能拯救和我一样深陷套路贷的千千万万的人们。

受害人讲述:两个月借1500元还50多万

两个月时间,借几千变成了几十万,深陷“套路贷”不能上岸的王女士,最后极端地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寻求解脱,也呼吁社会整治“套路贷”。她是如何被“套路”的,又遭遇了怎样的威逼?她的经历我们已无从知晓。另一位“套路贷”受害人方女士,给记者讲述了她的遭遇。

受害人方女士:我第一次借的没有那么多,就可能借了有两三个App,但是你两三个App,借2000块钱的话,你到手可能只有1400元,它的利息是600块钱 7天。我得还人家2000块钱,对吧,我得上另外一个平台借2000块钱,但是另外一个平台到手只有1400,我还得再申请一个1400,这样的话是2800,我才把第一个这2000块钱给怼死(还上),就是这样。

记者:你最多的时候,手机里的小贷App有多少个?

受害人方女士:可能能有100多个。

记者:100多个!

受害人方女士:就是这样,连本儿带息一天我要还1万多。

每天要还上万元,方女士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小贷公司在不停打电话催她还款的同时,还会用短信、微信等形式给她推送其他小贷App的链接,让她继续去新的小贷平台借钱还款,后来很多小贷平台就不再给她放款,要么降低额度一次只借给她1000元,实际到手600多块钱,这样她根本不可能再靠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来堵前面的漏洞。方女士告诉记者,从最开始借1500元到欠各种小贷平台50多万,只有两个月时间。

催收程度不断升级,从开始的辱骂、威胁自己,到短信、电话轰炸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的亲友、同学、同事,再到拼自己的各种性病图片等发给亲友同事。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方女士无法上班、无法出门,一度打算自杀。最后还是父母卖了房子,才堵住漏洞拯救了她。

“套路贷”里全是套路,最终目的是把上钩者榨干吃净,洗劫他们和父母、亲友的资产。那么,受害人手机里那些名目繁多的“套路贷”App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罪恶利益链条?

受害人手机里那众多的小贷App是谁在经营?资本方是谁?催收者是谁?又是谁开发了这些系统助纣为虐,促成罪恶资本牟利的同时自己也在非法渔利?对此,黑龙江七台河警方进行了全方位侦查,他们发现很多小贷App都来自一个名叫“阿尔法象”的系统开发商,它的运营主体是天科安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阿尔法象”系统平台专门为网络“套路贷”研发,最高时该平台同时有855个小贷App上线运营。

记者:这些App都是套路贷的App吗?

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郭继富:都是套路贷的,专门为套路贷量身定做的App,它把这个App租给资方(“套路贷”犯罪团伙),提供一条龙服务。

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 郭继富: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支付的过程中,明知是套路贷犯罪,还为其开通支付通道,而且收费有的是每一笔按一块钱收费,有的是每笔收0.35‰,完了之后再返回系统商(天科安华公司)0.05‰。

七台河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阿尔法象”系统中众多套路贷App的一个催收方就在七台河市,名叫七台河百亿智达互联网信息资讯服务有限公司,由林某和于某2018年投资30万成立,雇佣30余名员工,负责为多家套路贷公司进行软暴力催收。

七台河市公安局金沙分局局长 麻静:分一催、二催、三催、四催,四个等级,一催是什么呢,就是你到期了正常通知你,如果你没还二催就来了,二催来啥,就是辱骂,以辱骂的方式催你还款,你还不还的话,那么就三催,三催是什么呢,就是对你的近亲属和你的联系人,上级领导,下属同事进行催收。如果这三催你还不还的话,那么就用P图的方式,淫秽图像、灵堂等方式对你进行催收。

在充分掌握了涉案“套路贷”各方犯罪证据后,七台河警方在公安部督办下,今年8月,300余名警力兵分八路,赴北京、重庆、浙江等地对“套路贷”App系统开发商天科安华北京公司,“随你花”套路贷团伙,以及位于上海的两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为套路贷提供数据支撑、位于上海、杭州的三家数据公司,以及催收方七台河百亿智达公司等进行集中收网打击,还同时摧毁了另外一个套路贷犯罪链条“金蔷薇”App。共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2人,破获刑事案件1058起,查封、冻结涉案资产7亿多元,实现了对“套路贷”犯罪全链条、生态式打击。

警方通过对“套路贷”犯罪团伙、催收团伙以及帮助“套路贷”犯罪的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进行全链条、生态式打击,力争达到彻底铲除“套路贷”生存土壤的目的。记者注意到,在“套路贷”的犯罪生态中有一个环节至关重要。

家属:她已经死了,被你们催钱催死了,你们是不是套路贷。

家属:不可能发给你的,我现在已经报案了。

受害人已经自杀身亡,他的父母及亲友、同事等还在被套路贷团伙打电话逼债。警方核实,仅套路贷“阿尔法象”系统内,就有7万6千多人被催收,数十人疑似被套路贷催收自杀身亡。

那受害人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套路贷团伙获取的呢?首先直接来自受害人注册小贷App时填写的内容,以“随你花”这个小贷App为例,要填写的申请资料有6项,姓名、身份证、手机运营商授权、淘宝授权、手机通讯录、定位。

七台河市公安局金沙分局刑侦大队民警 张孟楠:提供手机的通讯录,不是受害人自愿的,如果你不同意这个步骤,你就无法达成借款

事实上,为“套路贷”犯罪团伙提供数据支撑服务的公司往往以“大数据风控”或“大数据征信”公司的面目出现,其通过爬取数据等方式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令人触目惊心,以这次被打击的上海一家数据公司为例,通过强制借款人授权,他们可以利用爬虫技术在500多家网站非法爬取公民的个人信息,包括公民身份验证信息、电信运营商通话详单,淘宝、京东等电商数据,公积金、社保信息,学历信息,外卖信息、保险信用卡信息、法院信息等,形成详细的报告提供给套路贷犯罪团伙作为放贷、催收的依据。通过非法爬取、交换、买卖等手段,有些大数据公司,甚至掌握上亿公民个人信息。

利用这些信息,通过大数据分析,立刻就可以对受害人进行精准刻画,使得套路贷犯罪团伙可以对受害人“有的放矢”。比如,通过淘宝等电商记录,可以分析出你的消费水平和消费习惯,通过你的收货地址可以直接锁定你的家庭、公司位置,通过分析你最近6个月的通话详单,可以刻画出你的高频联系人、亲人、朋友、同事等。

某数据公司 工作人员:我们的报告列出了我所有打出和接到的总的电话列表,没有任何的遗漏,我们是按照他的通话时长往下排的,所有的客户都会非常喜欢这一款数据,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他所有的朋友,他的社交圈,也就是这个人将来不还钱了,催收的时候可以从他的朋友从头打,一个人的电话通话记录里包含了他最亲密的人、他的客户、他的老板、他的朋友、他的同事,就是他的所有社会关系可以从头打。

警方调查发现,涉案的上海这家数据公司,2016年7月以来,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为各种商户提供13亿余次服务,非法获利1亿余元。另一家被打击的位于杭州的数据公司,同样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为互联网放贷机构提供风险测评,获利9亿余元。针对“套路贷”犯罪的种种乱象,公安部网安局从“阿尔法象”等案件线索入手,深挖网络“套路贷”犯罪生态各个环节,组织全国公安机关以集群战役的方式严厉打击此类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 王瑛玮:9月1日以来,各地网安会同刑侦部门收网打掉团伙147个,抓获嫌疑人1531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798名,铲除了一批帮助犯罪的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实现了对套路贷犯罪规模打击、生态打击。

5省市宣布全部取缔P2P网贷业务

12月13日,河北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河北省网络借贷风险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公告》称,全省未有一家开展P2P网贷业务的机构完全符合有关规定。对行政核查不完全合规以及未纳入行政核查的所有开展P2P网贷业务的机构均属违规经营,全部依法依规予以取缔。

据了解,在河北之前,今年10月以来,已有湖南、山东、重庆、四川等地宣布取缔辖内全部P2P网贷业务。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