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贵州24岁体重43斤女大学生省钱给弟弟治病营养不良获多方资助

24岁女大学生,体重只有43斤

你能够想象吗?
这个女生就是贵州的吴花燕
为省钱给弟弟治病
她用糟辣椒拌饭整整5年
她说:没办法,父母去世
我们没有经济来源
还要上学、治病,能省就省

她跟弟弟领低保过日子

吴花燕今年24岁,是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组人,目前是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经济学专业大三学生。
吴花燕未出生爷爷就去世了。在吴花燕4岁的时候,妈妈不知道患了什么疾病,病发才一天多时间,第二天就永远离开了他们。从那以后,父亲带着姐弟俩相依为命。
吴花燕18岁那年,父亲患上了肝硬化,家里没钱治疗,熬了半年,父亲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7年奶奶去世后,吴花燕便和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弟弟一直和大伯一家生活在一起。
吴花燕的大伯和伯妈都是低保户,靠每人每月200元的低保和务农为生。大伯吴富根表示,吴花燕从小身体就不好,脚上经常长包,常人走两步的路程,她要分三步走。村里曾经有人叫她拿读书的钱去治病,她不愿意,一直坚持要学习。
吴花燕的伯妈韩羽香说,吴花燕和弟弟两人每月领着300元的低保,却从来没抱怨过自己的处境,吴花燕舍不得给自己买衣服,却在去年冬天还给大伯和伯妈各买了一件棉衣。

她用糟辣椒拌饭5年

吴花燕因为长期严重营养不良,身高只有1.35米,体重21.5公斤,看上去就像个小孩。她的眉毛掉尽,额头上露出两道白色的痕迹,原本浓密的头发也掉了一大半。
2014年9月,吴花燕升入高中,父亲生病,从那开始姐弟俩靠每个月30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从高一那年开始,吴花燕节约到了极点,就是为了省下生活费。
“我从来舍不得吃早餐。为了节约钱,在吴花燕整个高中时代,根本就没有早餐的概念,有时中餐吃了馒头,晚餐还是馒头,就连一个肉包都不舍得吃,一天仅仅花2块钱。
吴花燕到学校食堂基本上只是打白米饭,很少打菜。同学看见很纳闷,后来悄悄跟随吴花燕到教室,才发现吴花燕每次都是从书包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糟辣椒拌饭吃。自带的糟辣椒,5年多来就是吴花燕的下饭菜。
为了省钱,有时吴花燕就连白米饭和馒头都省了,自带的红薯就对付一顿。“我最怀念初三那年,那年我们学校有营养午餐吃在吴花燕看来,学校的营养午餐,是她长那么大以来,吃得最好的饭菜了。
2016年12月吴花燕正在上高三,那段时间是她最难熬的一段的时间。面临即将来临的高考,吴花燕在加班加点的复习。当时吴花燕身体不好,两三天要跑一趟医院。因为担心花钱,为了缓解病情,她经常到路边摊随便花几块钱,买些江湖郎中的药膏擦一擦。
而这个时候,吴花燕的弟弟吴江龙的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了。
“弟弟开始胡言乱语,眼神呆滞,到处乱跑,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当时特别绝望,但是我又不能放弃他” 
吴江龙发病后,吴花燕便将他送到了松桃县一医院治疗。虽然医保已为弟弟的住院费报销了50%,剩下的5000元住院费对吴花燕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为了弟弟的住院费,吴花燕从沙坝河乡民政局跑到了松桃县民政局,写了20多张申请书去筹款,在2017年的暑假才把剩下的5000元住院费筹到。

患病强忍

同学强制把她背去医院

由于担心弟弟的病情,吴花燕的成绩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次年,她考上了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上了大学,吴花燕办理了助学贷款,为解决生活费,她在学校做了两份兼职,一份帮学校擦饮水机,一份当助教,每个月600元。
2017年12月,吴江龙痊愈出院,吴花燕的身体却渐渐出了问题,她的双脚慢慢地肿了起来,她想自己不是多么娇贵的人,没有在意,只在药店随便开了点药。
没想到一年后,她开始呼吸困难,并整夜失眠。
“那段时间(2017年9月左右)我基本上凌晨上2点才睡觉,还经常失眠,有时候甚至会失眠一个星期。当时我以为我是累的,想不到那时候我就已经生病了。”吴花燕说当时在乡里的小医院检查的结果只是感冒,就随便开了点感冒药吃,并没有在意。
虽然家中贫困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频频参加当地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8月份,吴花燕还成为松桃县的春晖使者。她相信知识改变命运,想帮助乡村的孩子走出去。
今年9月29日,高中同学石荣利去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看望吴花燕,发现吴花燕的脸色十分苍白,仅仅40米长的路走得特别艰难,中间还得休息一次。
“花燕,你这样可不行,我求你了,跟我去医院好吗?石荣利当时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当实习护士,看到吴花燕的脸色后,她知道自己的朋友生病了,而且还特别严重,于是石荣利咬着牙硬是把吴花燕背去医院检查。

写下求助信

却迟迟没按下发送键

今年10月13日,吴花燕到医院检查后,才得知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
“平时10多分钟就做完的心脏B超,医生给她做了1个小时。”石荣利说,10月12日那天检查下来,吴花燕的3个心脏瓣膜都有问题。
吴花燕的主治医生熊宇鑫告诉记者,吴花燕长期营养不良,就她目前的情况而言,还不能确定是否适合做手术。“吴花燕心脏瓣膜的损伤已经达到了重度,如果要做心脏瓣膜手术,仅仅手术费起码都要20多万,还别说后期的治疗。熊宇鑫医生透露道。
面对这笔巨款,吴花燕吓坏了。
10月13日入院后,她都不敢把病情告诉家人。“知道这个女孩的不幸遭遇后,我建议她在网上众筹医疗费。”吴花燕的病友胡红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来,吴花燕一直说想放弃治疗,要出院回家,因为她说家里没钱,“所以,我催她好几次。”没想到,这个善良的女孩足足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动笔。
“我不想麻烦大家,大家都不容易。这是吴花燕不愿动笔的原因。
知道吴花燕的顾虑后,病友胡红还是再三进行劝说,最后在第四天,吴花燕才决定在水滴筹上发起医疗费的众筹。
吴花燕一边编辑文字,一边嚎啕大哭,说很纠结真的不想麻烦别人,已经拟好了的文字迟迟不敢按下发送键。最后,在一旁的胡红帮她按下了发送键。
10月16日,吴花燕又被同学石荣利逼着给大伯吴富根打了电话,这是她第一次告诉亲人她生病了。大伯知道后哭着说,要这么多钱,肯定病重了,他会想办法在家帮他借钱治病。
△网友发来祝福和爱心捐款
没想到的是,链接发出后,全国各地的朋友均伸出了援手,其中一人捐了半个月的工资给吴花燕,希望她能坚持下去。还有很多人加了吴花燕的微信,发给她各种安慰、鼓励的话,希望她能手术成功。
短短5天里,她获捐47万,1天接了上百个电话。吴花燕用3天写下感谢信,称像“丢黑夜里重见太阳一样”。
“我现在就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可以参加明年6月份学校的专科升本科考试和9月份的会计证考试。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审计员,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那样多好多幸福啊!”

校方:每年资助奖助学金7000元

30日,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入学前的体检中,吴花燕的身高、体重与现在差别不大,但当时并没有其他健康问题。得知其家庭贫困,学校为其免除了上学期间的所有学费。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减免学费外,学校每年发给吴花燕4000元奖学金,并为其申请了每年3000元的助学金。此外,一位老师得知吴花燕的情况后,还每个月个人资助她500元钱,直到她开始实习。
今年10月,得知吴花燕生病后,学校给她送去8000元钱,此外学校也组织师生为她募捐了1万元。
30日晚,吴花燕的主治医生、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的熊医生告诉记者,吴花燕一直在心胸外科接受治疗,目前她病情稳定,“状态还可以”。
熊医生说,吴花燕的病情比较复杂,医院将于31日组织一场专家会诊,商讨吴花燕进一步的治疗方案。
熊医生介绍,目前,吴花燕所筹集到的善款已经足够支付现阶段的治疗费用,她和弟弟接下来的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保障。此外,医院也给予吴花燕一定的帮助,如免费为她和家人提供一日三餐,申请减免一些检查费用等。吴花燕的故事得到媒体关注后,许多爱心人士来到医院探望她。
记者注意到,29日22时许,筹款平台针对无眉女孩吴花燕的募捐情况发布进展报告载明,医生表示她体重仅43斤不适合做心脏瓣膜手术,需把身体养到60斤以上。

贵州铜仁民政局:启动救助程序

30日,贵州省铜仁市民政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据查,从农村低保制度实施以来,松桃县民政局为当事人吴花燕姐弟长期发放低保金,并两次发放临时救助金。鉴于其姐弟生活困难现状,民政部门启动急难救助程序,解决2万元急难救助资金,并将继续跟踪女孩的生活情况。
相关阅读:

24岁体重43斤女孩因频繁受访身体再次垮掉

近期首次吃完一碗米饭

吴花燕姑妈说,这几天希望爱心人士以及各家媒体记者,暂时不要前往病房看望以及进行采访,因为吴花燕太善良了,她不忍心拒绝大家的好意,可是,这几天她不断接受大家的采访后,身体再次出现了虚脱。

10月30日下午,吴花燕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不过见到记者时,她还是努力地坐了起来。“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的医药费已经够了,真心的再次感谢大家!

原来,这几天,吴花燕的事情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全国市民的关注。大家每天都给吴花燕捐赠爱心款和打电话鼓励她,以至于过多接听电话后,吴花燕的身体再次垮掉了。

频繁接待大家 她的身体再次垮掉

30日下午,都市新闻记者第三次来到吴花燕病房时,她的病床旁依然站满了前来看望她的爱心人士以及各家媒体的记者,而吴花燕永远也不愿意拒绝大家的好意,坚持着和大家聊天以及接受采访。

“这几天,我看到大家的留言后,哭了。”吴花燕说,每天看到那么多人给她留言,她信心满满的,今天她努力地吃下了一碗米饭,这也是她最近第一次能吃完一碗米饭的最好记录。

吴花燕说,她之所以逼着自己吃饭,就是希望把身体早点调理好,以最快的速度接受手术,但是,最近由于接听爱心人士的电话太多,以及接受采访的时间过于频繁,导致身体再次难以坚持下去。

“我不好意思挂断大家的电话,因为那是大家对我的关心。”吴花燕说,即便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要见到电话响了,她都会接听,她怕自己的拒绝伤害到了大家的爱心。

吴花燕的弟弟也透露到,姐姐太不容易了,在一次次接受大家的采访时,姐姐都是尽力地保持微笑,等到大家离开病房后,姐姐累得满头大汗,一脸痛苦。“我知道,姐姐在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在坚持着。

手术费已够爱心人士暂时停止捐赠

吴花燕的姑妈也表示,到30日为止,吴花燕的爱心款已经高达六七十万元,目前,手术费用已经足够了,希望爱心人士暂时停止爱心捐献。

另外,吴花燕的姑姑还说,这几天,也希望爱心人士以及各家媒体记者们,暂时不要前往病房看望以及进行采访,因为吴花燕太善良了,她不忍心拒绝大家的好意,可是,这几天她不断接受大家的采访后,身体再次出现了虚脱。

当医生看到吴花燕的身体出现异常后,医生也建议,希望吴花燕这几天要好好休息慢慢进行调养,争取早日进行手术。

“谢谢大家,谢谢所有帮助我的爱心人士,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大家对我的好,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等我病好了,我要用我的余生去报答这个社会,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吴花燕最后哭着说,“容我这次不礼貌地关机,因为我真的太累了,我想暂时休息两天,好好睡个觉,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来源:上观新闻、环球时报

“贵州改革”微信2019年第304期(总第1049期)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