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那些爆雷平台大佬是如何挥霍的?买飞机、购豪宅、宠美女,泳池用来养鱼!

来源丨投中网

作者 | 晨曦

十多年的时间,互金在国内的发展已从人人追捧,到一地鸡毛。在这个过程中,部分平台的决策者们,功不可没。如今,这些人,有的赚得盆满钵满,逃之夭夭;有的时运不佳,锒铛入狱;还有的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最不济的是韭菜们,原本想着用本金生出利息,奈何血本无归。存在他们心中的疑惑是:“钱去了哪里”。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盘点这些年互金圈的几大重案要案,答案便可揭晓。比如,曾有人在与投中网闲谈之间透露,某平台大佬赚钱之后,买了栋自带游泳池的别墅,并在泳池里养起了大头鱼,待家中有客造访时,便用来招待客人。不过,现实中,这样的事件或只是个例。相比之下,房产、豪车、美女、飞机等,或才是诸多大佬们的真爱。不过,较为悲惨的是,在互金圈,这些拥有上述“资产”的大佬们,最终大多相继入狱,无福消受。01
先锋舵手张振新
4架私人飞机、数家英国星际高尔夫球场、挂满走廊的名画先从近期互金圈闹得沸沸扬扬的先锋系说起,随着其掌舵手张振新的逝世,关于他的个人信息,已被各大媒体及投资人扒拉得所剩无几。这些被扒出的资料,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张振新死亡的医院信息;第二:张振新及先锋的资产信息;第三,张振新身边的美女高管们。而投中网在网信维权群内观察发现,当下,其实投资人最为关心的是先锋及张振新个人的资产问题,毕竟,这直接决定了先锋的偿债能力的。那么,张振新的身价如何?据投中网查阅,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之富豪1800人完整名单中,47岁的张振新位列1324名,资产30亿人民币。公开消息称,张振新于2003年起家于大连,随后用数十年时间便搭建了一个聚集证券、保险、支付、网贷等业务的庞大金融帝国,此外还涉及电影、区块链、网约车等产业,拥有上百家公司,直接管理资产高达3000亿元。数十亿的身价,加之庞大的金融帝国,其资金实力不容小觑,而这或也是张振新花钱从不吝啬,出手阔绰的原因之一。据互金商业评论盘点,在2013年,张振新斥资上千万英镑收购了英国汉普郡的索恩斯庄园酒店,该酒店占地400英亩,拥有一个温泉酒店和一座18洞的高尔夫球场。但这样的规模,似乎并不能让张振新满意,于是,他便斥巨资将该酒店房间从80间扩建至160间。2015年9月,张振新又联合一个新加坡人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爱尔兰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其中张振新持有该酒店产权的80%。据称这家庄园式酒店占地220英亩,还包括一座废弃城堡。为此,张振新又斥资3000多万美元对酒店翻修和扩建。同年,张振新还收购了位于英国萨里山国家公园的林斯山水疗中心酒店,该酒店占地22英亩。据称,今年3月,当地政府部门批准了该酒店1300万英镑的扩建升级计划。张振新还拥有4架私人飞机,并在香港的湾仔拥有私人会所—“古琴台”。而在会所的走廊里,挂满的是他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名画。如今,古琴台在香港已然声名大噪。不仅如此,张振新对乐器也很感兴趣,据称,他曾多次掷百万甚至上千万资金购入心仪的古琴。不过,光辉的岁月,在今年7月,戛然而止。随着网信的逾期,先锋的状况日益恶化。10月5日,先锋集团通过“网信官微”发布张振新因病去世的讣告,先锋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不过,关于张振新是否真的去世,不少人持怀疑态度。网信普惠官网显示,截止2019年10月9日,该平台借贷余额为57.8亿元,涉及出借人14万,人均累计出借金额4万元。而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截止2019年6月,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其中包含,网信平台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约60亿元;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如此巨额债务,如何偿还?先锋集团CEO张利群称公开表示,目前先锋小组先锋集团已梳理了超过200亿的资产清单以及各金融牌照,但这对于700亿而言,无疑是杯水车薪。02
团贷网唐军
50套房、40辆车、2架飞机、2块地对于业内及投资人而言,团贷网被经侦,是意料之外的,毕竟在所有关于网贷的排行榜上,团贷网一直名列前茅。3月28日上午,东莞市公安局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称团贷网已经被侦查立案,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彼时是团贷网运营的6年256天19小时,借贷余额超145亿元,出借人数超22万人。而在此前一个月,团贷网的新增注册用户人数还达到了41914人。据东莞市公安局近期披露的信息显示,截止7月30日,累计追缴冻结团贷网相关负责人涉案资金56.38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查封扣押涉案房产50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49辆及物品一批。唐军可以说是一个具有魄力的人,虽出生于四川达州这样一个小县城,但其野心并不小。在大学期间,唐军便以帮助国海证券拉客户,为股民开户赚钱。创业初期,更是为获得资金,而在网上以213万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与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一顿三小时的午餐时间。据称,当时这笔午餐费用,耗费了唐军全部身家的四分之一。但有舍有得,唐军靠着这顿午饭,不但赢得了史玉柱的投资,还依靠史玉柱结识了不少大咖,从此人生开挂,一帆风顺。在团贷网经营得风声水起的过程中,唐军还一口口吃下了一家上市公司,并对其进行控制,将团贷网装入其中。就在顺丰风水之时,监管铡刀落下,内藏猫腻的团贷网不得不重新发展业务,于是就有了现在各大小区偶能遇见的小黄狗,但这并未能挽救团贷网的颓势。据小黄狗内部人士此前向投中网透露,目前,小黄狗已在进行破产重组,且目前员工只有近四五百人,而在小黄狗发展高峰期,公司员工近2000人。如果不是监管收紧,团贷网也许不会在此时就惨淡收场,但奈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03
e租宝丁宁
爱江山、爱美人、还爱枪支弹药在互金圈的重大案件中,e租宝不能不提,不仅仅是因为涉及金额大,覆盖人群广,平台规模大。更重要的是,e租宝案件的爆发,直接导致整个行业被监管重视,此后政策频出,行业逐渐结束野蛮生长的时代,对互金行业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外,这家平台的掌舵手—丁宁对于投资人所投资金的挥霍方式也令人震惊,别人都是房子,豪车,美女,丁宁却偏偏喜欢枪支弹药。E租宝成立早期,丁宁一方面利用投资人贪图高息的投资心理,另一方面用各大网络渠道广告造势,短时间内便诱惑了数十万投资人。彼时,从公交到地铁,从户内到户外,从百度搜索到电视剧广告,从线上线下无处不是关于e租宝的广告,琳琅满目。打法虽野,但颇为有效,该公司成立仅一年后,平台的融资金额已达到500亿元左右。资本之下,丁宁开始过起了奢靡的生活,并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公开资料显示,在物质方面,丁宁仅给总裁张敏一人,就赠送了价值高达1.3亿的新加坡别墅,1200万的钻戒、名表、豪车,以及5.5亿元的现金。此外,丁宁还要求办公室的几十个女秘书,通通穿LV、GUCCI、CHANNEL等奢侈品制服,并几乎将全国LV店、爱马仕店买空。但如今,这些都已成为过去时,而那些曾经与丁宁同富贵的人,如今也在狱中共患难。201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丁宁及该公司其他员工的判决书。判决书主要提及了丁宁及所任职公司的四大罪状。分别为: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金属罪(主要是黄金、金条);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罪名背后的支撑是巨额的资金,裁决书中提到,某租宝在丁宁任职期间,通过电视台,网络、散发传单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吸收115万余人资金共计人民币762亿余元,同时集资后大部分资金未用于生产经营、挥霍部分集资款,将部分集资款用于犯罪活动,造成集资损失380亿余元。那这些资金究竟是如何被挥霍的?382亿余元用于返还集资本息;12.3亿余元用于向提供虚假债权项目的中间人支付好处费;20亿余元用于发放员工提成、工资,12亿余元用于支付办公场所房租,购买办公设备,4.8亿余元用于支付广告宣传费用;23.33亿余元调往国外“投资”;31.68亿元用于收购负债公司,不良债权等支出;12亿余元由丁宁“赠予”被告人张敏、王焕之、谢洁、姚宝燕等人;4.91亿余元用于购买珠宝、玉器、字画、奢侈品等财务;9.2亿余元用于购买境内外房产、飞机、车辆,2998万余元用于走私贵金属支出,而以上这些数据仅仅是已经追踪到的金额。此外,案发后,e租宝被冻结的资金为109.4亿余元;美元8031万元;扣押现金9.18亿余元、美元6927元;查封房产6套;扣押机动车6辆,扣押黄金136930克;扣押玉石;金银制品、字画、手表、箱包、首饰等物品1076件,另冻结该公司以23亿元购买的某航空有限公司股权。尽管此时,已经查询到如此之多的资金流向,但裁决书仍称,因涉及非法集资金额巨大,因此,其他资产追缴仍在进行中。04
中晋徐勤
豪宅养孔雀 千万美元买酒庄提及中晋,了解这家平台的人,首先想到的是“九球天后”—潘晓婷,她是当年中晋的形象代言人。当然,中晋被查后,潘晓婷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一段时间内,她在上海开设的球馆门前曾一度聚集诸多投资人,要求赔偿。公开资料显示,中晋成立于2011年,截至2016年2月,该平台的投资总额已突破340亿元,总人次超13万,60岁以上投资人就超2万。2016年4月,该平台被查,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48亿余元,涉及投资人1.2万。然而,巨额负债背后,中晋的老板徐勤的豪华生活,令人咋舌,不输丁宁。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报道,徐勤在上海购买了3套地标性住宅汤臣一品,其面积均达到600多平米。但徐勤真实的居住地却并不在自己所买的住宅里,而是选择了租住在同一小区另一套面积1200平方米的顶楼复式楼。据称,该栋复式楼,每月租金至少20万元。加上司机、佣人和厨师等专门服务人员,他和妻子一个月生活开销近50万元。徐勤对这座豪宅,下了不少心思,有喷水池,有徐勤为自家孔雀装修的独特小屋,还有价值20万的爱马仕自行车。挂在客厅中间的墙上是一幅葡萄园的油画,画中的人物是徐勤自己与其妻子,以及中晋高管。徐勤称案发前,自己正打算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该葡萄园,收购原因是:因为便宜。此外,徐勤还拥有一辆全球限量8台的布加迪威龙跑车,以及多部豪车,其总价达1.48亿元。另据中晋采购人员爆料,当徐勤外出旅游时,不管是欧洲,南极,还是香港,都是包机,住的也是当地最好宾馆里的总统套房。除个人及家庭消费之外,中晋公司的消费也不容小觑。徐勤曾粗略统计:包括办公场所租金、员工奖金及佣金、经营日常开销每天支出约300万元,投资人本息每天支出约200万,也就是说平台一天的支出约500万元,而每月就是1.5亿。05
快鹿施建祥
别墅大宴明星 过亿港币购置豪宅送佳人施建祥引起媒体的注意,并非快鹿被立案之后,而是源于电影《叶问3》的宣传海报。作为《叶问3》的制片人,施建祥跃然于海报之上,其位置极为显眼。此外,凭着《叶问3》,施建祥还获得了“最具影响力电影人”奖项。事实上,在互联网金融极火的那几年,平台与明星搭讪,明星为平台代言并不是罕见的事。张铁林、郎朗、黄晓明等都曾为P2P平台代言过,但仅限于合作往来,但施建祥却不太一样,与明星交流见面,似乎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施建祥喜欢与各大明星合影,然后将照片配文公开发布在公共平台。早期,在施建祥的微博中,既有如甄子丹、宋承宪、黄晓明这样的影视明星,也有周立波、崔永元、刘翔等名人。此外,甚至还有与奥巴马,米歇尔的合照。不过,最为值得一提的,还是施建祥认钟镇涛(中国香港男歌手、艺人,温拿乐队主音歌手兼吉他手)的女儿钟懿为干女儿。据称,施建祥对钟懿视若珍宝,且舍得花钱。2012年,《东周刊》爆料,施建祥在钟懿的生日会上,不但为其送上了两套名牌衣服,还赠予了钟懿金碗筷,以及一百万港元。除喜欢与明星打交道之外,还能让人记住施建祥的就是多达28个的头衔,比如著名电影投资人、十大工商英才、民营企业领军人物、上海市文化发展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长宁区私营企业协会副会长等等。这是其他互金大佬所不能“企及”的。但据虎嗅网报道,其实施建祥名下很多的title,都是假的。2016年3月,电影《叶问3》被爆票房造假,随后快鹿资金链坍塌。不过,较为良心的是,快鹿并未直接选择跑路。截止2017年3月,快鹿共计兑付7亿多元资金,直到公司现金流枯竭,才被迫停止兑付。而彼时,仍有近150亿元未能进行兑付,涉及投资人7万余人。快鹿被查之后,施建祥的私生活被快鹿内部人士爆出。该内部人士称,施建祥长期包租于两栋虹桥迎宾馆别墅,并在2015年豪掷2千万装修西郊别墅。在快鹿鼎盛时期,施建祥夜夜笙歌,经常请平台高管及明星在别墅聚会,玩喝酒送钱游戏,只要谁在规定时间内最快喝完一瓶茅台,奖励现金20万,靠着这样的游戏,有的人只要喝一个晚上的酒就能轻松进账几十万,另据快鹿内部人士透露,2015年春节后,为在香港落地项目,施建祥耗资数千万港币租住香港顶级别墅供其使用。别墅保安严密,内部奢华,其内家具多从意大利定制空运到港,此外,还购买了大量名画。在这里,施建祥经常在别墅宴客,邀请香港一二线明星聚会。别墅管家透露,彼时从法国购置空运到港的82年拉菲,PEtrus等超级红酒常常是几十箱备货。对于身边的美女,施建祥也从不吝啬,仅其中一位,施建祥便为其出手购买了香港中环黄金地段的半山麦当劳道君铂期房。据2016评估报告显示,香港半山麦当劳道君铂价值已过亿港币。将非法集资的钱,如此挥霍,但如今的施建祥仍逍遥法外,在快鹿被查后,他迅速辞职,逃往国外。2016年6月,施建祥落脚温哥华,开始新生活。据温哥华公众号爆料,施建祥一到温哥华,便立即全副武装起来。租赁海景豪宅,添置若干辆名牌豪车,其中奔驰白色G163 一辆、小路虎极光两辆,另一辆房车规模堪比公共汽车。此外,还有报道称,施建祥为寻得温哥华国籍,到达该国不久后,便与一名女性闪婚,生活丰富多彩。一边是投资人辛酸的维权,一边是“大佬”们奢华的生活,两者之间对比鲜明。曾经,他们彼此盯住对方的腰包,想要在对方身上大赚一笔,却未料到,最终形成恶性循环。投资人因高息放出本金,最后血本无归;“大佬”用投资人的资金挥霍享受,最终深陷牢笼。
来源 | 投中网 作者:晨曦

声明 |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

扫码下载网贷之家APP,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