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贵州一中学老师提水桶在校门口给女生卸妆,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没毛病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贵州某中学在开学入校期间,老师提着水桶在校门口为女同学卸妆。

网传图片

视频显示,一群提着行李的女生排着队,等待这位教师亲自卸妆。在擦完一个之后,教师把毛巾放进身边的水桶里洗一下,再继续擦拭下一个女学生的脸,边擦边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

此事引发网友热议,有的网友认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学生化一些淡妆并无大碍,且老师做法很不卫生,也有失对学生的尊重。

而有的网友却表示赞同老师的观点,学生不应该浓妆艳抹,应该学习为重。

也有部分网友持反对态度,表示:虽然学校都有仪容仪表检查,但是没有提前通知就突然给学生卸妆,这未免也太不尽人情了。就算有规定也要先跟学生说清楚,而不是上来就给学生卸妆!

网传图片

9月11日,记者联系上了涉事学校。对方确认此前曾经在校门口给个别学生擦脸卸妆,但也表示,初中生不允许化浓妆是早就禁止的行为,此前也曾多次引导,收效不佳,才会采用这种办法。可能有些不妥,但真的是为孩子负责。

接受采访的老师告诉记者,学校所在地方相对偏僻,很多家长外出务工,孩子缺乏父母的教育、引导,就容易在审美上、价值观上出现偏差。此前有个别学生在校园化浓妆,结果影响了更多学生。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学校多次引导,都没取得太好的效果。这次这么做,他们也希望能改掉学生的不良习惯。

对于网上的指责,他表示有点冤,“很多人不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大城市的孩子应该很少初中就化浓妆。”他告诉记者,知道化浓妆就要被老师用手帕擦脸卸妆后,很多学生已经不再化妆,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据南方都市报消息,近日,贵州黔东南州三穗县某中学老师提水桶在校门口给女学生卸妆一事引发热议。9月11日,三穗县教育局工作人员回应称,教育局已关注此事并介入调查。

针对此事,人民日报客户端、南方都市报近日刊发文章老师提桶卸妆没毛病,呼唤惩戒权切莫“吹毛求疵”》,认为贵州这所学校的做法没有任何值得非议的地方。

媒体报道,这事儿发生在贵州黔东南三穗县某中学。开学第一天,一大波离家返校的中学生,化着浓艳的妆,回到了学校。视频显示,一位男老师拿着一条毛巾,给一个学生擦完脸之后,把毛巾放进身边的水桶里洗一洗,再继续擦拭下一个女学生的脸,边擦边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女孩子们排着队,看上去很不情愿,还有的试图捂着脸蒙混过关,都被拦了下来……

视频传出,网友议论纷纷。不少人认为校方的做法“简单粗暴”,严重伤害了学生的自尊。

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先要看一下《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规范中第二条写得很清楚,“穿戴整洁、朴素大方,不烫发,不染发,不化妆,不佩戴首饰,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遵照相关规范,中国几乎所有中学的校规里都有禁止学生化妆的条款。

明白了这一点再来看这一事件,道理其实是清楚的:学生化妆进校园违反了校规,而当事老师则是在对违规行为进行纠正。这个道理并不复杂,也许争议的重点还是在于细节。

在批评者看来,教书育人应该如春风化雨,即使学生犯错,老师纠正也应该循循善诱,比如可以要求学生自己卸妆嘛。

“春风化雨”“循循善诱”,作为一个大的原则,完全正确。但在某些具体问题的处理上,特别是涉及纠正违规行为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循循善诱都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校方回应中说得很明白,此前有个别学生在校园化浓妆,结果影响了更多学生,“学校多次引导,都没取得太好的效果。”

一言以蔽之,除了执纪老师可以改为女老师这个细节之外,贵州这所学校的做法没有任何值得非议的地方。真正需要反思的反倒是抨击学校的人们:如果教师的惩戒权总是会遭到吹毛求疵的对待,遇到莫名其妙的各种束缚,还会有哪一个老师愿意因负责而惹上麻烦和非议?

另一种批评的声音着眼于山区学生的身份,在批评者看来,学生中不少是乡村留守儿童,认为校方对这一类群体应该多一点关爱。作为教育机构,对留守儿童多点关爱是正确的,但关爱不等于溺爱,更不等于纵容,能否因为违反校纪校规的是留守儿童就要特别网开一面,甚至连老师应有的惩戒权也一并抛开?

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老师失去惩戒权,教育者面对被教育者的明显不当言行连批评都要和颜悦色,后果之严重众所周知。正是在这个背景中,立法明确和落实老师的教育惩戒权已成为社会的共识。

明确和落实老师的教育惩戒权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好用。假若一边呼唤尽快落实老师的教育惩戒权,一边又对老师执行惩戒权的任何行为吹毛求疵,这是不是有叶公好龙的嫌疑?在这样的舆论生态之下,原本对教育惩戒权抱有期待的老师们是否会因此而踌躇?也许这才是本次事件真正值得警醒的地方。


来源:人民日报 南方都市报
编辑:彭瑾
责编:飞宇
编审:陈薇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