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红贵州红

【弄潮大数据的贵州人】“大姨妈”APP创始人柴可:我是贵州人,我的“根”在贵州

走进“大姨妈”公司内部,粉嫩嫩的办公环境十分温馨,每一间办公室都以“伊娃贝隆”、“摩伊拉”等女性伟人的名字命名,别有心意。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就是80后的贵州贵阳人——柴可。

  高中在贵阳六中上了没多久,柴可就来到北京上双语学校,随后出国留学。从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毕业后,他果断回国“北漂”创业。作为创业先锋,他经历过每位创业者必走过的挫折之路,最终创办了“大姨妈”APP,成为互联网新经济领军人物。  业内,柴可有许多的标签,“富二代”、“大姨妈”之父,“大姨爹”,而他本人更喜欢的一个标签便是“贵州人”。他说:“落叶要归根,我是个贵州人,我的根在贵州。”受父亲影响,创业“根”植贵州  提起创业,柴可更多的是说起父亲创业对自己产生的积极的影响。“虽然只有16年在贵阳生活,但是我创业的根在贵阳家中。”柴可说,从小他就耳濡目染父亲创业,在物资比较贫乏的年代,父亲通过创业改变了家庭整个状态。  柴可出生在贵阳,父亲在贵阳一所医药大学工作。从他记事起,家人就挤在教学楼一楼的夹角间生活。直到1995年,父亲辞掉工作开始创业,家境才慢慢好起来,搬进了市中心一套推开窗户就能看到“甲秀楼”的大房子。  “父亲在贵州创业做民营制药工业一直影响着我,哪怕我在国外有年薪很高的工作,我也想回国创业。”柴可从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毕业后,果断回国北漂创业。  耳濡目染父亲创业,也熟悉医药行业的痛点,深耕互联网时代的柴可,回国创业一直致力于做数字化健康。2009年到2011年之间,柴可创业做了轻问诊、糖尿病管理等8个项目,都失败了,最终创办了“大姨妈”App。

  2016年,“大姨妈”App现金流出现困难,柴可就想起了父亲。“从2009年创业到现在,我从来没向家里要过钱,都是靠自己业务模式和数据找到融资。”柴可说,2016年时,资本市场不好,企业也还没有体现出盈利能力,没人信任他们,他面临两个可怕的抉择:要么挂掉,要么去跪着求钱。

  然而,柴可的父亲并没有帮助他,而是告诉他:”你作为一个企业家,没经历过现金流断裂,就没有真正地思考过你的企业真正在做什么……”后来,柴可明白了,痛苦是成长的一剂良药,所有的事只有你自己才想得明白,没有人能帮你,这也叫内化。  而这一切,都是在贵州创业的父亲在影响着柴可。 植根大数据,关注数字化健康  缘何在这个领域创业?柴可说,理性的一面是因为父亲在医药行业的创业,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下,数字化健康始终是一个风口行业。“健康的数字化,能够让我们看到健康的趋势,去进行干预和管理。”因此,柴可认为,健康的数字化是真正能够突破健康瓶颈的源头。  而感性的一面是因为他的”暖“。婚前,爱人总说生理周期紊乱,柴可尝试用EXCEL软件帮她记录生理期时间。通过数据积累观察,他发现女友的生理期并非乱而无序,而是有规可循。  “有多少女人都因生理期不准而顾虑重重呢?”在发现这一女性“痛点”时,在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创业失败多次的柴可,创业激情又重新点燃起来,这一想法也得到了爱人的支持。  “健康的需求千变万化,我们如何标准化、平台化的解决健康的需求?”柴可说,大姨妈App的核心功能是女性生理周期的管理和预测,全维度管理女性以生理周期为线条的完整的健康管理和服务的健康攻略,而大数据才能让女性健康得到更好的解析,这也对数据的管理和权力有着很高的要求。因此,柴可在六年前就开始基于女性的生理健康的多个维度布局大数据。  截至目前,大姨妈App已经成为了拥有1.2亿用户的女性健康攻略社区。大姨妈App为女性用户提供记录、分享、互相帮助的平台,帮助她们获得权威健康知识;同时,大姨妈App深入挖掘女性需求,提供更专业、更个性化的商品和服务,陪伴每一位女性度过生命中每一个重要时刻。 我的户口还是贵阳市南明区观水路  和很多离开贵阳的人一样,柴可有着浓厚的贵州情结。“落叶要归根,我还是个贵州人,我的户口还是贵阳市南明区观水路。”柴可说。  “不管我走多远,我吃的还是折耳根,还是辣椒。”说起贵州,柴可满腔热情,每个月他都要回来贵阳2到3次。除了这些,贵州让柴可更关注的还有数博会、大数据发展机遇。  “贵州发展大数据很殷实。”在柴可看来,贵州从基础设施建设,到国家的数据中心落地贵州、云上贵州落地……再到后来医渡云等应用层面的发展证实着,贵州的大数据脚踏实地,正稳步前进。  “我从2017年就参加了数博会,陆陆续续都研究着可以在贵州做什么。”在这方面,柴可骄傲地说,他是做的是最多的之一。  “我们在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成立了贵州医目数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我们智能硬件和数字化健康的一个孵化基地和数据枢纽中心;我们还成立了贵州名鹊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智能医疗器械”柴可一一介绍,“此外,还有贵州友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贵州智绘山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做线上健康内容运营;同时,还延展出“好孕妈”App,植根在贵州,每年为100万妈妈孕育宝宝提供管理服务。”  “去年,我们把大姨妈的一块非常重要的数据业务迁移到了贵州,光在贵州的分公司就实现了接近1个亿的收入,这都是在大数据政策下做的事情。”柴可说,2017年他就参加过数博会,2018年还协办了分论坛之一“数化健康、智绘未来”,今年,他还会继续参加数博会。

  “每一年的数博会主题鲜明,今年数博会更务实了!”柴可说,数据永远给予实业,贵州发展大数据越来越务实,前景光明。

主编:胡燕妮   编辑:刘钰

文章关键词:

参与讨论 / 共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 后可评论。